追蹤
小人物大世界
關於部落格


var pot_swf = "http://blog.yam.com/lee90037/54dc8b1d.swf";
var swf_w = 770;
var swf_h = 300;
f_s = '';
f= ''+f_s+'';
document.write(f);
var fo = new FlashObject(pot_swf, "pot", swf_w, swf_h, "6", "#ffffff");
fo.write("pot_swf");








_uacct = "UA-381212-1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34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總統大?不!香腸比較大

我們的優勢在哪兒呢?我們連要進聯合國、WHO都是舉步維艱,為什麼台灣還能讓世界這麼看得起呢?棒球嗎?
 
不!我們目前只有兩個人擠進大聯盟,不過大家奧運記得要為中華隊加油。
 
我想從我最愛去的棒球場和這幾天群眾聚集總統府前的廣場,我知道先民是跟我說:
馬魯馬魯....是香腸。
 

首先跟大家報告一下小弟認知的國家社會。基本上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,連結關係,然後交錯,再交錯,最後構成一個複雜的圖,這是以國家社會為前提的人際關係結構。
以離散數學中的圖學角度來看,這直觀就是個樹(tree)。
所以呢,我們的台灣國家社會為前提的人際關係也是個tree。
 
很不幸的,2004的總統大選,不論是誰勝選,已經把這個關係密切的tree,明顯的分化成為一個二元樹(binary tree)。50.1% VS 49.9%的群眾紛紛歸位到自已所屬的位置,或許有政治評論家解讀成兩黨政治的開始,但小弟一個IT人員來看,卻不這麼認為。
 
不論是不是從圖學的角度來看,我們都知道,樹是有根(root)的,即使是整齊的二元樹,從樹枝(link)散發出去的葉子(leaf或說node好了),也都是從根去發展的。
而我們經過大選後的二元樹,卻是個不同前提,不同目標的根。充其量棵左傾樹(leftist tree)或是右傾樹(rightist tree),甚至是兩棵相異樹。兩邊的侯選人,不說各懷鬼胎,那也是相互排拆。
 
在廣場上的民眾能不能代表台灣的優勢,小弟不會說也不想說,因為他們都是我的朋友,我的同胞。
但廣場上卻有著充份代表台灣優勢的人在辛勤認真的耕耘工作--香腸伯(煙強背阿)。
 
不論風大雨大,白天黑夜,為了家中生計,他們努力的工作。
不管藍軍綠軍,民眾官員,為了客官肚子,他們烤出美味的香腸。
 
我們且捫心自問,這塊土地需要你還是你需要這塊土地,台灣的國家社會,難道有了你就不能有我嗎?
大家還要不要對家人朋友國家祖先和香腸交待呢?
我們要共同的根(看來兩邊政客是不會這麼做的,一邊一國會直接在台灣執行),我們要的是香腸精神,
一個台灣人進步的優勢,一個社會共榮的信仰。
 
就如我最敬愛的林義雄先生的祈禱文中所提:
台灣啊,我的母親,曾經,我們腳下的大地被地震撕裂,田園被洪水淹沒。但是,面對苦難,我們的心更加凝聚,因為我們相信,相信認真打拚的台灣人,總有一天會出頭天。
激情過後,能以無比的愛和寬容的心,拋棄心中的不安、不滿與怨恨,再一次溫暖地擁抱不同理想的同胞。
 
我們需要堅忍,之於香腸伯的努力;我們需要包容,正如香腸伯的不分族群。
你說你去看棒球,香腸伯會只賣兄弟不賣興農的球迷嗎?
或是小弟說的過於狂妄,但這也正如我的香腸精神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